伊人影院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死神的H异闻录» 死神的H异闻录

死神的H异闻录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来得这里,脑中凌乱的记忆碎片不时闪现着奇怪的画面:我记得我曾经是名军人,转业后凭借金融危机时的豪赌创业,赚了很多钱,鉴于中国动漫的薄弱环节和年轻时的理想,收购了欧美、韩日几个漫画社。我之后到了日本分公司考察,好像来到公司旗下签约的一名叫做大久保带人画家家中,然后···隐约发生了什么爆炸···然后隐约我好像就到了这里,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先是穿越了一望无边的沙漠,然后来到这个无比黑暗的世界,我不记得走了多久,只是记得好像前面有着强烈光亮,似乎离出口越来越近了,厌倦了黑暗,走向光明的刹那间,视野中一片白芒,大脑一片空白只是脑海里又浮现几段奇怪的记忆: 


  在爆炸火灾中,那个叫做久保带人的家伙身上流满了鲜血,穿着奇怪的黑色和服,手中握着一柄只剩下小半截刀身的古老奇特的武士刀,缓慢地爬到了我附近,用刀柄碰到了我的额头,说了一句奇怪的话:“老板,这是我临时前唯一能帮你做到的事了。而且这把刀是在中国锻造的古刀,也算物归原主了。” 


  随即又是一段模糊的景象,我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正在与一群巨大无比的怪物战斗,而每个怪物虽然大小体型都不尽相同,可是无论哪支怪物的头部总是带着奇怪的骷髅一样的面具,但是在腥风血雨战斗中,无数只巨星怪物倒下了,血液染红了沙漠变成了红沙,留下只是黑夜中那昏暗的月光以及男人孤傲的背影,他的背影却如此熟悉,他渐渐转过身来,那张脸,那张沾满血腥的脸、那双毫无感情但无上威严的双眸! 


  “呦,你醒了。”一声粗犷的声音传来。 


  四周是色泽暗黄的木屋,而我则躺在空旷大屋中的榻榻米上,在我不远处有个头扎花巾的青年人坐在那里。 


  “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总算醒了。喂,你是谁,哪个街的,我怎么从没有见过你。这里这么难找的地方,你怎么找到这里,真是的,偏偏昏死在我家门口。” 


  “我···我好像不怎么记得了,我现在脑子一片混乱。”我的确没有说谎,我现在记忆一片混乱,分不清什么和其他什么了的,只是脑海中时不时显现出奇怪的记忆残片。 


  “你这家伙,你就不能说实在点么!你是不是其他街头目派来捣乱的!”那个男人显然不满意我的答案,站起身来有些不耐烦吼叫着,手里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柄残断古老的武士刀,“喂,你这家伙昏迷手里还握着这么一把破刀,不知是哪来得,质地还不错,明明就是从哪个古物里扒出来的旧物,分明是打架的家伙,说!你是哪个···哎呦,老姐!” 


  “笨蛋,哪里有对病人这样说话的,你也不看看这是你老姐我救得!” 


  突然一位身着红衣白裙,皮肤白皙,身材火爆的外表年轻的女人一脚将那位男性踩到脚下,大声训斥,“我看你是最近训练远远不够啊。”于是,连续几脚加重了力道。 


  “让你见笑了,我是志波空鹤,而这个是我不成器的弟弟志波岩鹫。前天清晨的时候,在我家附近发现了昏迷的你,然后就把你救了回来。” 


  “谢谢你了!” 


  “先不用谢,你···你真的不记得你是谁了么。”志波空鹤低声吟语着。 


  “我···我是···”我开始了回忆,可是越努力回忆,脑袋越来痛苦,只有那些凌乱的碎片在我脑海中沉浮,双手渐渐紧抓着头发,头渐渐低了下去,可是疼痛却一点不减轻···“我···我是···” 


  “喂,你不要紧吧。”这个时候,志波空鹤姐弟紧张地问道,因为开始他们就很怀疑,此刻他们更是在怀疑,并不是刚才由志波岩鹫的那番试探的言论,而是这个时候面前的男子扭曲的面部像极了一位曾经离去的亲人。 


  “哥哥···”志波姐弟心中同时喊出了一个声音,此刻面前的男人渐渐和那位亲人重合起来,相差无几的身高体型,虽然脏乱但隐约透着那份熟悉的容貌。她们救人真正想法是那位曾经远去的亲人回来了,志波空鹤已经难以忍受,嘴巴已经张开,颤颤地试图发出那个音节···“我记起来我的名字了,是易风。”我终于记起一些了,说道,“我是易风,我是个中国人,我此刻应该是死了才对啊。” 


  “······”志波姐弟的渴望硬生生被扼杀,无法出声她们低下了头。 


  果然不是啊···此刻,我还想说什么可是有种情绪让我无法说出来,就这样奇特的命运齿轮又一次开始转动··· 



  就这样,我寄宿到了志波家,我很奇怪,她们家里人看我的时候总是一种奇特的情绪,好像是一种许久不见亲人的情绪,甚至两位家仆都是一样的眼神,有一次金彦甚至叫出了另一个名字“海燕大人”。这个时候,我才开始猜测,直到有一个喊我“海燕大哥”叫做宫本太一的人简单不敢过多的告诉,让我渐渐了解了始末,以及这个志波家的始末。曾经这个志波家族在尸魂界也是大家族成员之一,可惜家道中落,由静灵庭的中心沦落到外围一处成为普通家族,但家族并没有放弃,那正是这一代原本家族长——志波海燕。优秀的潜质,不错的灵压,优秀的学习能力让他两年内就学完真央灵术院六年的课程,五年时间成为十三番队副队长,在浮竹队长常年身体病弱的情况下管理十三番队,他有一个彼此恩爱相濡以沫的妻子,性格爽朗热情、自由奔放。很重感情,有些大大咧咧,给别人身手利落。对妻子温柔关切,对队长非常尊敬和体贴辅佐,对部下们有着朋友般的热忱和大哥般的照顾的印象。但就是这一个相当完美的男人却和他的妻子一同死去。 


  我开始理解她们,甚至有些同情,但是我知道军旅生活、创业艰辛和人间尔虞我诈早就改变了我的心,我并不是个好人,或许很早就是。可是居然生出了一种想保护她们的想法,开玩笑,我可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怎么会保护有着日本姓氏的人们呢。尽管如此,我们之间关系开始变得更加的友好,只是志波空鹤这位志波家的当代女主人对我的眼神变化越来越奇怪,似乎不仅仅是对哥哥那种眼神,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那样的发展。 


  这个故事正当在我眼中远远偏离的时候,才真正步入她的开始。 


  这十几个晚上,我总是做着迷离的梦,早上的时候总是能感觉枕边有着几缕长发,似乎被褥里还有奇怪的味道,有着很香甜的味道,也有着一股靡乱的味道,我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我却不敢想,这个事应该不可能吧。 


  志波岩鹫今天晚上又再次和他的小弟们一起出去了,似乎最近我们活动很多,好像在和别的街区帮派有过什么比试。我记得前半个月我们就连续几个晚上不曾回来,甚至连金彦和银彦都一起被拉走了。 


  那几个晚上究竟···我有种感觉在那件事的时候,自己就像另一个人,不,从很久以前就是那样,而且似乎被我碰到那个人会变成另一个样子···志波空鹤虽然平时大咧咧,很豪气,暴力十足,权威无人敢挑战有点野蛮女友的味道。但是她零碎的发型下,却是一副英气十足的面容,给人很有另类的味道,而且一米七的身高却有着有一对巨型胸器,至少H罩杯的乳房有着让人难以自拔的焦点,浑身白嫩光滑的皮肤又是那么自然,平时着着红色大V领敞开的无袖短衣,给人强烈视觉冲击,下面米白色的裙子下有着一对令人心陷的长腿。只可惜平时那近乎大男人作风,暴力至尚性格,无人敢挑战的权威,更重要的是让其他可是有些事情是不能逃避的,就如同今晚一样,就在我的房间里。 


  我们激情的亲吻,互相吸吮对方的舌头,双手在彼此身上疯狂的摸索。我们坐在榻榻米床铺边互相玩弄,热吻、爱抚、抚摸、探索对方的每一寸肌肤。不知不觉间,我们身上的衣服已经脱得一丝不挂。激情的拥吻中,我们慢慢地双双躺在榻榻米床铺上,我边吻边用两根手指头,插入空鹤湿润的淫穴里搅动。 


  空鹤受到我如此的挑逗,下面的肉穴不禁已湿了一大遍,全身如蛇般不住扭动。口中发出淫乱的呻吟∶“喔……嗯……啊……哥哥……小穴好痒……”我随即趴在空鹤的两腿之间,低下头把嘴唇覆在妹妹的阴部中,并伸出舌头去舔舐她的阴唇,用手去拨弄那柔顺又细长的阴毛,牙齿轻咬着那凸出的阴核。 


  空鹤感到一股舒畅直冲心田,不自主的开始扭腰摆臀起来,两腿张的更开,把肥臀抬得更高,把淫穴更为高凸,以方便我的吸吮,让我更彻底的舔吃她的淫水,而嘴里更是淫声浪语起来。 


  “喔……嗯……啊……哥哥……唔……哦……舔……再舔……哦……用力舔……再伸入一些……啊……用力吸……啊……小穴好难受……哦……小穴……难受死了……哎哟……小穴里面痒死了……哦……好痒……好哥哥……不要……哦……不要再舔了……嗯……哦……啊……哥……啊……阴道里很痒……我……受不了了……我……要……啊……你……把肉棒……插进去……插入我的骚 ……快……快点……啊……” 


  我此时也已到了欲火高涨的地步,又听见空鹤如此的浪喊,二话不说一翻身压在空鹤的身上,手扶着鸡巴便往空鹤的阴户里送。随着腰部一挺,只听“噗滋”的一声,我忍耐多时坚硬异常的鸡巴,已进了空鹤的小穴中,开始抽插。 


  空鹤挺起屁股,迎合我粗大肉棒的每一次冲击,并且快乐地淫叫着∶“啊……好哥哥……干我……哦…… 我……哥哥……哦……哦……用力干……干死你的妹妹呀……喔……好舒服……啊……哥哥……干得妹妹……哦……哦……妹妹简直爽了……哦……哦……我要哥哥插小穴……哦……哦……哥哥快点插呀……哦……喔……哥哥……求求你……干我……干死你的坏妹妹……哦……” 


  我怀着强烈的征服感,向空鹤的肉洞深处猛插,我不停地变换着插入的角度,以使每一次的插入都能给她持续的冲击。 


  “啊……心爱的哥哥呀……快干……快插……在用力插……你的鸡巴……又硬……又粗……又长……插得妹妹……好爽好爽……快点把鸡巴插到底吧……喔……就是这样……哇……哇……美死了……顶着花心啦……喔……天啊……哥哥……要干死妹妹了……哦……” 


  喘息、娇吟,一时间不绝於耳,空鹤忘情地浪叫着,死命扭着她的屁股,双手紧紧地搂住我,大腿并拢,夹住我的肉棒。 


  我感到肉棒像被吸盘吸住一样,好不舒服。妹妹的淫水沾湿了整个下体,我把她的双腿抬到自己的肩膀上开始抽插,这次插得更深,每插进一次,空鹤就浪叫一声,好不淫荡,尤其当肉棒抽出时,阴道就有股吸力把肉棒吸进去。 


  “啊……真舒服……喔……妹妹……你的小穴夹得哥哥好舒服……喔……好舒爽……啊……” 


  我不顾一切地猛插猛干,空鹤感到我的大鸡巴不停在自己的洞内进出,身体不断地有快感席卷而来,阴道开始本能的吸食体内的肉棒,双腿勾住我的腰,双手也抓住我的屁股往内不停地挤,臀部不时的抬高摆动。 


  “啊……哦……好舒服……我的哥哥……插得小妹快升天了……啊……干我……啊……我要去了……哦……我……不行……了……啊……我要死了……喔嗯……又顶到子宫了……啊……我的好哥哥……嗯……我要去了……哦……哥哥……哦……哦……用力干……干死你的亲妹妹呀……啊啊啊……我要死了……要升天了……要泄了……泄了……啊……” 


  空鹤感到子宫一烫,一股热精喷射而出,全身一软,就这样瘫软再榻榻米床铺上。 


  “哦……哦……我干你……空鹤……哦!我也要射精了!哦……我马上要射精了……啊……” 


  我加快速度抽插,在一个小时极度疯狂直线加速频率下终于背脊感到一凉,身体颤抖一下,龟头一热,蓄势已久的浓精一涌而出,把自己的精子射进空鹤的子宫深处。 


  喘息声……我爱抚着空鹤光滑的背脊,平时大方豪爽甚至有些暴力的空鹤却小鸟依人一般紧紧地抱着我,只是从来不用那只机械手臂来抱我。 


  “我只想用自己真正身体来感觉你”有些散乱发型,空鹤脸上红晕很明显,“我刚才是不是有些太浪了……” 


  “我喜欢”我看着怀中美人,不禁舔舐着美人脸上汗珠,“不管是怎么的你,我都喜欢。其实我前世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只要我做爱的女人,总会不知不觉在做爱的时候变成这样。”这是我的实话,在前世的时候,和我有关系的女人总会在床上变得有些浪;可是像这么浪的情况却很少,难道这是岛国女性特有体质和感觉。 


  “你真很像他”空鹤看着我的脸,“某些时候真的和哥哥一模一样,和你在一起做爱总有种禁忌般的感觉,就像是被哥哥干一样。” 


  “可惜我不是他,也不是他的替代品”我双手开始把玩着空鹤身体,尤其身前惊人的尺寸,至少H罩杯。波涛胸涌的巨峰在我的手下不住的把玩,变换着各种形状“我夺走你的初夜。”而我当时也是在这里的第一次,也是以这个身份的第一次,我在心中默念着。 


  “不……不要啦,你最近越来越厉害了。”空鹤又开始扭捏着,强烈兴奋欲望越来强,突然双眉走然聚到一起,放声呻吟。 


  这时我早已含住那粒鲜红的草莓,左手把玩着空鹤另一只巨乳的草莓,右手已经在她阴道中灵活的探索,掀起一股股淫水。 


  空鹤随着我的手指的每一次攻击,一阵阵的嘶喊着。身体也渐渐瘫软在地板上,随着我一次次的手指攻击,一次次的抽慉着。 


  我扶着肉棒,扶着空鹤的高翘的圆臀就将大肉棒从后面插入了空鹤的肉洞中,开始疯狂的抽送起来。 


  空鹤媚笑着对我说: “嘻!你的大肉棒又粗又长的,还是这样子来抽插人家最刚好……喔……喔……好呀……用力呀。 ” 


  我的双手也扶着空鹤的小蛮腰不停的往用力前顶。 


  “嗯啊……啊……嗯哪……好棒啊……人好棒……的……大肉棒……对……就是……这样……人家我要疯了…再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对……用力……好舒服啊……奸死我吧……干死我……对…对…干我……干我……来……对……就是……这样……啊……啊……好舒服啊……哦……天哪……就是这样…… ” 


  这时候的空鹤也已在我的肉棒抽插下有如了一条淫荡的母狗,不停的摇头摆臀迎合着我粗大肉棒的干弄,而空鹤她那对美丽的巨乳也随着俩人的肉体不断的撞击,呈现出规则的波浪,那种感觉更加刺激了我的欲念,我突然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让我俩的肉体发出更为猛烈的碰撞,令空鹤进入了高潮的境界之中! 


  “啊……嗯啊……啊……我好喜欢……这样……被人从…后面……被肉棒干……的……滋味……大肉棒……正…在插……干我……呢……它……奸得……我…好爽……啊……就是…这样……我要疯了……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就这样干死我……来用肉棒奸死我……对……对……干我……来……对……就是……这样……啊……啊……好舒服啊…… ” 


  此时完全看不出来,平日暴力十足、凛不可侵的空鹤,在上床时会这么的淫荡骚媚并且浪叫连连,这真是男人心目中上佳的床上淫娃。 


  我一连用肉棒插弄了数百下之后,空鹤已是浪叫连连,圆臀乱摇了,床上也早已被空鹤不停流出的淫水弄的湿了一大片了。 


  这时空鹤她的圆臀所摆动的速度已越来越慢,我知道她已经要不行了,便伸出双手到空鹤的巨乳上不停的揉捏着,下身的肉棒更是快速的抽插着。 


  “啊……人……喔……啊……人家不行了……要泄了……嗯啊……我要泄了……喔~…喔……喔…… ” 


  “嘿嘿……~才这样就要泄了……~但我还久的呢……~ ”我露出得意的笑容后,继续的挺动着肉棒,在空鹤的肉洞中不停的抽插。 


  “嗯……肉棒真粗大……喔……插的淫妇好舒服…… ” 


  我双手捧着空鹤高翘的圆臀,不免冷落了空鹤身上那一对丰挺的巨乳,看她们随着空鹤的的套弄,不断的上下摆动着,于是让空鹤的身体微微向后仰,情不自禁的含住那一对巨乳的奶头来吸吮着。 


  空鹤那敏感的娇躯那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淫荡的肉洞开始一阵阵的强烈猛力的收缩,夹的我的粗大肉棒好不痛快,空鹤还主动地扭动着细腰及晃动着美臀来上下套弄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忍不住了,我将双手绕到空鹤的背后抱住她高翘的圆臀,一边走一边迅速的抽插进入屋子旁边的温泉那里。空鹤的两只手臂则撑在池沿上,身体浮在水面,两腿张开,让我扶着她的大腿,开始加速抽插着。 


  “啊……人……你真厉害……干的我好爽……人……你真会干……啊……大肉棒插的人家都……快要崩溃了……爽……啊…真爽…你真要爽死我了……啊…… ”我像只出闸猛虎般,疯狂猛烈的抽插。 


  “嗯哪!我心爱的好人……你真是太棒了……天啊……插到底了啦……啊……我要爽死了……啊……你的……大肉棒……粗大的鸡巴……啊……不行了……我要死了……死了……啊……哥哥要插死我了……再干我……啊……深一点……啊……要泄了啊……啊……泄死了……啊……啊…… ” 


  “啊…… ”在一声娇叫后,空鹤双脚一软趴倒在我身上,她已经全身酥软的昏迷过去了。可是我依然不能满足,我感觉自己今晚性欲变得异常旺盛,身体变得很奇怪似乎有着会有着奇特的变化。拉住空鹤的双臂使她正起身子,下腹不断剧烈的撞击。已经昏迷的空鹤在靡乱温泉水雾中更加诱人,身前的巨大胸器不断甩动着诱人的造型。 


  “干你……继续干你……干死你着浪货”我双目赤红,血脉喷张,完全如同野兽般野蛮干着空鹤,双手不住加大力道,下体疯狂野蛮地强力全插,本来就十分巨大阳具根本不能完全插入,空鹤肚子前面子宫的位置已经凸显出一处巴掌大不断肿胀伸缩的皮肤,这完全是因为我的肉棒在她体内过分的进入凸显造成的。 


  可我不知道怎么了,依然疯狂插着她的肉蚌,虽然人是昏迷的,但她身体本能的反应一点不曾改变,淫水四溅。 


  “嘭!”那条结实的机械手臂被我捏的粉碎,“干…干死你们这群日本浪货。” 


  我淫笑着,左手扔掉手臂残骸直接双手紧紧搂住空鹤身体,嘴巴撕咬着空鹤的双丸,我下体疯狂涌动,没有一点怜悯野兽般的行径摧残着空鹤。空鹤的妹妹紧紧挤压着我的肉棒,她们似乎进不清楚流了多少水,不断地高潮让她们不仅飞入云端更精疲力竭了,洞口不仅肿胀着,更被我巨大的肉棒野兽般动作弄得鲜血淋漓,肉壁开始最后的抵抗,死死地绑紧我的肉棒。 


  没错,就是这样的感觉。我兴奋地开始最后冲刺,双臂更加有力裹紧挤压着着空鹤,我感觉体内射出一股浓厚的精液直射子宫,我能感觉到这股精液量非常多,她的子宫根本装不下,而且好像还能立即射出另一股。 


  我立刻将空鹤放到,双手抓住她凌乱的头发,还在不断喷射残余精液的肉棒直接暴力撬开空鹤香甜滑润的双唇,强行插入口腔。 


  “再来吧,日本浪货。”我放声叫道,“以我华夏之名,开启……” 


  我当时完全不知道自己当时说了,知道自己又一波浓厚的精液如同水枪般喷射而出,而同时一股奇特力量从我身体涌出伴随精液一起涌进了空鹤的体内。强烈征服的满足感和一股精纯温和力量在我体内不断交替。 


  我的视野漫漫变得模糊,大脑浑噩欲眠,只记得我闭眼的同时,空鹤已经睁开了双眼,那条本已只剩小半截的断臂猛然闪出奇怪的光芒并布满空鹤的全身。空鹤更是单手紧紧抓着我臀部,狂野允吸着我的肉棒,残余在脸上的精液、迷离的眼神,嘴角不断溢出的精液,不断向我露出那本能的淫荡……可惜我就此陷入沉睡中,只是我不知道的是我那突然迸发的奇特力量,那古怪的灵压却惊动附近不少死神……当我再次苏醒的时候,空鹤再次恢复平常一样大咧咧,暴力十足的表情,只是那表情下对我那种眼神是种爱慕、尊敬、感激、需要、渴望种种怪异的眼神。而最让人惊奇的是她那条断臂竟然生出一条白嫩光滑新的手臂。 


  而另一侧的则跪拜着志波岩鹫不住向我叩头感谢。 


  “大哥,你以后就是我大哥了,谢谢你把你姐姐的手臂治好,太神奇了。我代表志波家感谢大哥所作的一切。” 


  我?这是我做的?我迷茫着。我虽然把你姐干得死去活来,你也用不着感激吧,再说我什么时候把志波空鹤手臂治好了。等等,难道……我逐渐回忆刚在志波空鹤口爆完之后的事,那时突然我感到体内那股力量浮现,双瞳闪现奇特的光芒,身体发出不断白亮的光点,脑海中浮现几段奇特的语句。可我记不太清其他的语句,只断断续续记得“强……体……塑……海量……精……玄虚……气广……生之力亦强越……再生……变化……力心控……”等等。 


  等等,再生,难道,我有再生能力么,我想再生什么就可以么。 


  “你的脸色有些不好啊”空鹤这时候叫醒了我。 


  “没什么”我兴奋地自己能力的同时,我突然脑海中想起恨重要的事,那就是这些人物名字好像我曾经签约漫画作家所着的漫画,那个叫做大久保带人的家伙,难道……我进入了《死神》的世界?!正当我暗自猜想的时候,我突然感到附近又陌生的灵压靠近,而且是股相当不舒服,甚至有些厌恶的感觉,那种想窥视我一切的的感觉。 


  “什么人!”空鹤也感受到那股相当不舒服的灵压,“破道の十一 缀雷电!” 


  岩鹫也在同一时间,右拳含着强劲的灵压轰了过去,可是……空鹤的鬼道虽然完全落空,但偷窥者也不得不显出身来,穿着一袭黑衣死霸装的男子左手架住岩鹫的右拳,右手如电般迅速指向岩鹫,低声吟唱着,“破道之四 白雷!” 


  岩鹫瞬间被电晕在地,对方速度非常迅捷,我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空鹤一下抽出腰后面的小太刀急速掷出,男子抽出斩魄刀将太刀斩断,但可惜这记太刀只是诱饵,实际的第二招鬼道已经发出。 


  “破道之六十四 雷吼炮!”男子瞬间中招,可还是依靠反震的余力带着伤势逃出外面。很强,虽然第一次在这个世界观看死神战斗,还是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我几乎无法看清对手出手,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底却有一种声音——垃圾,太弱了! 


  我能很清楚感受到这句话是我心底的声音并且说的就是刚才的那个人,可是——“砰砰……”心脏在急剧跳动,那种奇特力量不断在凝聚,在我血液中不断地循环。 


  “力量,我的力量。”脑海中似乎闪现着奇特的画面…… 









发送任意邮件到([email protected])获取备用地址   (请收藏)